棟黎

积极厌世

他盯着13号的眼睛,余光瞥到他缠着绷带试图藏在身后的手,有些微微颤抖。
“……您还有指令吗?我差不多该……”
“有。”
他向前一步将13号抵到墙上,伸手抬起他的下巴,另一手紧紧圈住他的腰,狭长的眼眸里有13号看不懂的情绪在翻涌。于是他试图抓住这位长官的胳膊,想说些什么安抚一下,却发现那人抱得是那么紧,紧得13号的脸有些莫名的发烫。
“长官……?”
“以后不要在我看不到的地方受伤。”
“啊您说这个,已经没事了,您不必在意。”
他抬着13号下巴的手突然紧了紧,使得13号微微张开了嘴巴,少年还不算单薄的嘴唇充满了诱惑力,他甚至能看到一截小小的舌尖在皓齿间徘徊。13号被注视得不太自在,小心地扭动了一下身体,看上去却是十分暧昧地在他抵在13号中间的腿上摩擦。
沉默许久,他很头痛一般,吐出几个字:
“……你不听话。”
“长官,13号没有不听指令!”
“是,你的任务完成的都很好,很出色,但我叫你小心一点,照顾好自己,不要受伤,受伤要报告,你哪一点照做了?”
“对不起长官,报告…不可以……”
“嗯??”
“报告的话…13号会被换下…没办法再完成长官的任务……所以受伤的时候忍一忍就会过去了,不能被长官认为是没有用的人…”
眼前的少年,说着说着竟要掉下眼泪一般,却又拼命忍着,还扯起嘴角露出一个令人心疼无比的微笑,看得他心跳一滞。强忍着内心的波动,他伸手将13号按在怀里,手指摩挲着少年细软的头发。
“你永远不会没有用,在我心中你永远是最好的。太勉强自己是我最不想看到的,别硬撑着,这是命令。”
13号鼻子一酸,险些掉下泪来。在那人的怀里竟是如此安心。他用了2个永远,13号悄悄地想。
倏地13号被重新抬起下巴,被迫与他对视着,看着他的影像越来越大,离自己的脸越来越近,气息喷薄着与自己交融起来,唇上传来一阵湿润。
13号当机了。
那人有些好笑,“张嘴啊。”
于是13号木木地张开嘴巴,任由那人舔进去,舌与舌纠缠在一起。原来他的舌头真的好软,比想象的还软一点。某人想着,更深地吻进去。
13号眨了眨瞪大的眼睛,发觉自己被亲的一阵腿软,全凭那人拥着,本就烧红的脸更加滚烫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