棟黎

积极厌世

他抬起昏沉的头,里面依旧隐隐作痛,闭了闭眼,再睁开的时候仿佛是一片黑暗,一点光亮慢慢放大,眼前才清晰起来。向床头摸索一下,拿起冷下来的手机,4点16,手指在屏幕缓缓划了几下,轻轻发出嗒嗒的声音。敲了几下打出一句不完整的话,保存在备忘录中,翻了一遍相册,又忍不住把每一张细细放大,缩小,盯了半响,突然伸出手指一张一张删掉,才放下心来似的关掉。再打开通讯录,翻了两遍,停在那个百人中唯独有头像的人上。莫名来气,挥手打翻了床边的啤酒瓶,发出巨响。看着地上碎渣,愣了好久,终是长呼出一口气,抓了抓头发,拖拉着走向厨房。

评论